网贷又现黑幕!菠萝、合拍、佑米、点贷、巨鼎的出借人们被谁骗了?

上周的文章我们通过企业关系链盘点了几家问题平台

网贷卢家帮或再现!菠萝理财、合拍在线、点贷诚金、巨鼎君富、君鸿基金、佑米金融惨淡谢幕,拖垮一众出借人

我们通过企业关系链分析,得出了如下客观存在的结论:

实锤证据1:巨鼎君富、点贷诚金、佑米金融(现归属华宇系)、平安天鸿、合拍在线、菠萝理财,都受常浩然控制

实锤证据2:菠萝理财CEO孙志远系常浩然亲信。孙志远在常浩然旗下平安天鸿投资基金投资的平安天鸿珠宝公司担任法人代表,直到2017年4月份,孙志远退任平安天鸿珠宝法定代表人。

实锤证据3:根据外部信息,常浩然于2018年6月失联。2018年7月24日,菠萝理财、巨鼎君富、点贷诚金同时发布并购通知。真实“收购方”或为恒泰曹妃甸能源有限公司,所谓风风火火的并购尽调只不过是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特别是恒泰曹妃甸能源有限公司,退出菠萝理财后,又来尽调自己入股的平台。这难道是来查查自己的“账”?

实锤证据4: 常浩然利用国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在合拍在线平台关联担保自融,国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实际为常浩然控制的公司。

实锤证据5:常浩然推荐到合拍在线上面发合拍E贷系自融标的。

本文以常浩然个人人物的发展路径为主线,进行人物关系梳理。

常浩然,1983年8月,生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教育背景不详。

(1)2006年  与王**、杨*雪、郎* 入股北京广旭达网络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后任职总经理

24岁的常浩然,在与其他3人一起,入股北京广旭达网络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0%。2018年6月12日,公司股东发生变更,常浩然(任职总经理)从股东中退出,该公司法人代表未改变。

这是一家成立于2005年的网络技术公司,具备因特网接入服务(ISP)证,证件编号为:京B2-2005009。互金跟投分析师认为这是一家具备实际业务的公司,从事的跟宽带接入、数字电视等相关的业务。但是2012年后是否仍然持续经营尚未a可知。但是公司所有的股东都具备电子产品、天线、因特网相关背景。

2006年,常浩然24岁,从事因特网服务接入、天线相关行业。该公司一直处于存续状态,常浩然2018年6月12日以总经理身份退出公司。

 

(2)2010年参与设立北京浩然逸行通信技术有限公司 任职总经理

28岁的常浩然任北京浩然逸行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持股比例20%。2018年9月28日,公司股东发生变更,常浩然和周逸飞(持股比例60%)从股东中退出。该公司法人代表也同时发生变更。

这是一家销售云计算IDC主机数据服务的公司,根据互金跟投分析师,认为该公司并非空壳公司。一份2014年的判决书《兰杜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浩然逸行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该公司不仅存在实际业务,而且这场官司还打赢了。

这个公司的经营范围大家仔细关注下,是不是有点熟悉?

(下篇将分析查标结果,关注互金跟投服务号订阅最细消息)

(3)2015年6月,中国实友会打造“越域投资”项目,常浩然担任实友会投资部总经理,对外的宣传文章中,常浩然的联系方式位列其中。

常浩然和实友会的关系,通过【张英杰】这个人进行关联。张英杰参与了常浩然所涉及的多家公司,点贷诚金、巨鼎君富、天鸿珠宝等。此处我们只能证明他们是认识的,并无证据显示实友会参与了常浩然的fz行为。

2015年12月,常浩然又以实友会老师身份参加私董会,并对一些投资项目进行了解读,彼时的常浩然担任实友会投资部总经理。此时的常浩然,33岁,身处在一个资源、资金对接的组织。接受项目JD,同时也将项目推荐给对应的资方,身边都是有钱的老板和琳琅满目的优秀项目。

摘自中国实友会的新闻稿:

常浩然老师解读了“清晏九洲”别墅度假项目,通过建久集团实际操作的这个案例解读了未来房地产供应链的重组方向。四组中“地产项目”的商业模型根据“清晏九洲”模式做了重新梳理;“智能马桶项目”配备了更好的营销资源,营销方案获得了升级。

(4)2016年1月20日,常建利名义(常浩然父亲)设立北京亘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该企业在2016年成立到2017年3月之间,并未找到官方的新闻信息。直到2017年3月份的一则招聘信息反应,这个公司本身就是个理财公司,以线下展业为主。

摘自官方企业介绍

北京亘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亘久投资),是一家集资产管理、股权投资和管理、证券投资、投资咨询于一体的金融创新型专业机构。亘久投资立足北京,放眼全国,以上市公司业务为核心,以走向世界为目标,不断超越。公司在北京以及沿海和部分内陆区域政府已经建立良好的关系,地方政府对亘久投资的业务能力予以大力支持和认可,已经与多家知名央企开展深入合作。

2017年,亘久投资已投上市公司6家,总资产规模300亿元,项目储备达千亿元。2018年,公司计划新收购上市公司5家,地方性银行2家,资产管理规模预计达到600亿元。

(5)2016年3月17日,常建利名义设立北京恒泰昌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80%

        

摘自官方的企业介绍

北京恒泰昌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泰资管”)是一家以解决企业债务危机为主体,以并购重组业务和投融资业务为两翼,为企业提供系统化、专业化服务的资产管理机构。

公司秉承“专业 专注 合作 共赢”的经营理念,建立了以实现与债权人、企业、政府、合作者共赢为导向的价值体系,崇尚唯真、唯实、唯善、唯美的企业精神;专注于中国企业债务危机咨询、债务处置、并购重组、投行融资、资产交易、项目盘活等核心业务。运用国际化的资产管理模式和手段,通过“危机咨询诊断-债务剥离处理-资产并购重组-产权交易退出”四个环节的产业链系统整合,达到化解债务危机,剥离不良资产,盘活僵尸项目,焕发企业新生机之目的,全方位提升公司托管资产规模。

从恒泰资管的股权结构图也可以看出,参股公司遍布全国各地并无什么规律可言,说实话不知道是干啥的。但是这家公司竟然叫“恒泰**”,调研员并未找到这家公司中海外恒泰系列公司的关系。

2015年的常浩然忙碌在各种资源对接的工作上,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也开展了资本融合的业务。

(6)2016年7月7日,常浩然以中能东道(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裁身份出席中能东道训练营。

摘自官方新闻稿

中能东道(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常浩然老师针对“158计划”、“梧桐之约”、“燎原计划”、“飞虎计划”等项目规划做了详细的解析,重点说明了在“新能源汽车事业合伙人持股会”推进中,投资机构和投资者的经营收益、持续贏利收益、资本增值收益、股东所有权益等,使学员们对产融创新规划有了进一步认识。

(7)2016年8月31日,常浩然入股平安天鸿(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18年6月15日发生工商变更,常浩然退出平安天鸿体系。

常浩然2016年8月31日,与黄*辉一道接管平安天鸿基金。常浩然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股东。同时接管平安天鸿系列所有关联公司(天鸿君安、天鸿创达、天鸿珠宝等)。2016年11月,孙志远(常浩然系人物,现在为菠萝理财CEO)入主平安天鸿基金关联公司北京天鸿珠宝有限公司(现已注销),平安天鸿基金体系中张英杰、孙志远等均在列。(本文首发于互金跟投服务号,关注公众号免费与调研员沟通交流。)

平安天鸿体系应属于常浩然的副业,平安天鸿系列与中能东道暂未发现明确关联。

(8)2016年9月22日,常浩然以中能东道(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裁身份出息中能万源新项目发布盛会并发表主题讲话。

中能东道(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陈枫、新能源汽车产业技术中心副主任朱忠洲、中能东道(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常浩然分别上台讲解动力电池的产融投资方向、技术应用及资本运营方式等内容。

常浩然表示,在“开放、合作、共赢”的战略思想之下,各级运营中心和投资机构的投资将会有一部分进入“合伙人计划”,参股到集团电池生产基地的运营中,享受项目收益分红,实现产业共赢。消息一出,令全场群情振奋,投资热情倍增。(文章摘自2016年9月22日新闻稿)

这是常浩然巅峰起飞的时刻,中能东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就是曾经入股菠萝理财的中能资本。此时的常浩然,34岁,任职中能东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对汽车特别是新能源汽车领域非常熟悉,对产业基金运作模式也非常熟悉。

(9)2016年11月11日,常浩然进入北京中瑞优能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中融优能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成为这2家公司的法人代表,持股比例50%。中瑞优能和中融优能均具有中能资本背景。

常浩然出任这两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和投资人并持股,可认为是常进入中能东道核心体系并获得认可的反映。常浩然所在的中能东道投资基金在并购P2P、产业合伙人方面做的顺丰顺水,给集团募集到了充足的资金。

这个可以理解为干的不错,拿到了子公司或关联公司的股份,来表示对员工的激励。

(10)2016年12月30日,造车俱乐部再迎新成员 绿驰汽车品牌发布

这个新闻与常浩然并无直接关系,但是却与中能资本有直接关系。中能资本发布了绿驰汽车品牌,而这距中能万源新项目发布会和常浩然推进的“产融创新规划”(新能源汽车)仅3个月。常浩然作为中能东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裁,的确是看到了资本推动产业带来的奇迹。

(8)2016年11月到2017年1月12日,孙志远进入北京朴素磐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菠萝理财)、常浩然和亘久投资进入杭州优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佑米金融)、北京巨鼎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巨鼎君富)、北京点贷诚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线上平台点贷诚金)。短短3个月的时间,常浩然控制了4家P2P平台。

菠萝理财宣布获得的是中能资本战略融资、巨鼎君富对外宣称获得是中能资本融资。据菠萝理财、佑米金融、合拍在线等平台的出借人透露,平台易主后的确发布了多种汽车消费金融相关的标的。

2016年网贷行业重新洗牌,中能资本全资控股的后菠萝理财将布局车贷业务,目前单笔借款金额均在20万元以内,符合监管细则提出的借款限额要求

收购菠萝理财的钱到底来自中能东道,还是来自常浩然个人。现阶段的常浩然虽然事业鼎盛,但并没有大笔资金一次性收购4家平台。但如果这笔钱来自中能资本,但为何中能资本却并不在工商登记中展示呢?

(9)2017年3月4日的一则招聘评价展示,亘久投资从事的理财业务。

(10)2017年4月,常浩然通过中瑞优能公司进入中能东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股东名单。但是仅仅2017年6月5日,两家企业均发生工商变更,常浩然退出两家公司的股东、退出法人代表职务。

2017年4月,中瑞优能和刘*强成为中能东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股东,但经过短暂的2个月,2017年6月公司发生变更,中能东道集团成为该公司的唯一法人股东,持股比例100%。

2017年6月,常浩然退出中瑞优能有限合伙,同时中能东道投资管理公司股东变更为中能东道集团。

常浩然为中能资金找到了4个资金端,功劳大大的。且2016年时候,有背景的P2P企业发展势头非常好,为何要走?常浩然为何要从中能东道体系中退出?

为什么突然不持股了?

(11)2017年9月,北京亘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开始高大上的发布了一些职位,有两个“股权投资部总经理”、“集团投融资总监(收购P2P平台)”特别值得去关注。


集团投融资总监、集团总裁,这个亘古投资很明显并非集团公司。

那么这个集团是指哪个?

巨鼎君富自从被并购起,就开始号称自己是个集团,莫非是指巨鼎君富集团?

简直吊炸天了有木有!!

这家公司到底是干啥的?

要专门招人去收购 P2P 公司。

要专门招人去新建P2P公司,扩充已有网点。

要专门招人去管理旗下P2P公司的日常运营。

(12)2017年11月,巨鼎君富进行公司年终总结会议,常浩然、冯磊等一干高管发言,现场与9家企业签订合作协议。

巨鼎君富邀请了9家在城市建设、投资管理、汽车销售租赁、保险等行业具有强大实力的公司进行合作。此次战略合作将使双方在多方面进行业务互补及业务合作,是巨鼎君富集团化后的一次重要签约,它预示着公司将以更加专业及更加优秀的商业模式展示给广大投资人,是公司整体形象的一次非凡再塑,也必将载入巨鼎君富的公司史册!

战略签约合作单位为:(排名不分先后)

中海外智慧城市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中海外集团)

恒泰曹妃甸能源有限公司(中海外集团)

中安国创(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海外集团)

大森林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保险集团)

国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自控)

河北久鼎汽车有限公司(旌鼎晟系)

保融建设工程(唐山)有限公司(旌鼎晟系)

裕丰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旌鼎晟系)

北京浩瀚融通国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旌鼎晟系)

大家知道怎么去查资金流向了么?这些合作企业或许能够给大家一些启发。

(13)2018年,北京亘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官宣介绍,将公司的业务方向和成绩进行了介绍。

北京亘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亘久投资),是一家集资产管理、股权投资和管理、证券投资、投资咨询于一体的金融创新型专业机构。亘久投资立足北京,放眼全国,以上市公司业务为核心,以走向世界为目标,不断超越。公司在北京以及沿海和部分内陆区域政府已经建立良好的关系,地方政府对亘久投资的业务能力予以大力支持和认可,已经与多家知名央企开展深入合作。

2017年,亘久投资已投上市公司6家,总资产规模300亿元,项目储备达千亿元。2018年,公司计划新收购上市公司5家,地方性银行2家,资产管理规模预计达到600亿元。

(13)2018年1月24日,常浩然因平安天鸿基金被立案限制高消费。

平安天鸿基金产生的常浩然纠纷高达122起,这是常浩然首次在私募基金载的第一个跟头。也是引爆所有坏事件的开始。

(14)2018年2月26日,恒泰曹妃甸入股菠萝理财,占股51%。2018年7月11日,恒泰曹妃甸退出菠萝理财股权。

根据孙志远的录音描述,恒泰曹妃甸掌握菠萝理财的公章和法人章,孙志远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了股权变更。孙志远反馈,即便是做股权变更,股东痕迹还是存在的。恒泰给到的回复是“那我们就换个企业来收购”,所有就有了所谓的尽调事件。

根据知情人士和互金跟投调研员分析,系恒泰曹妃甸能源有限公司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对菠萝理财、点贷诚金、巨鼎君富做尽职调查。刚退出就回来做调查,目的是为了拖延时间、还是盘点数据、还是?另有菠萝理财难友透露,恒泰曹妃甸入股菠萝理财的时候并未进行尽职调查,退出之后才补充尽职调查。这场乌龙表演背后到底是什么,我们后续分解。

(14)2018年3月20日,恒泰曹妃甸控股合拍在线。目前仍然为合拍在线的控股股东。

2018年1月,恒泰曹妃甸出具一份致合拍在线运营团队的公函,内容提出委托常浩然负责合拍在线的收购事务,授权秦绍哲进行合拍在线的运营。但是这份授权书仅仅是一份单方面盖章的授权书。

难友提供的一份视频中,点贷成金冯总和恒泰曹妃甸的张总进行质问对话。我们得到如下信息:常浩然和中海外讲,收购合拍在线你们不用出一分钱,钱是从常浩然家族中打到恒泰曹妃甸,然后再由恒泰曹妃甸打到合拍在线的。这个信息我们认为基本真实,因为说谎很容易被拆穿。

投友提供的股权款支付截图,收购合拍的股权对价款是分期支付。

唐山佳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08月,何以账户存在2.4亿的巨款?经营范围大家熟悉吗?

这是菠萝理财难友提供的标的信息截图,基本上可认定,这笔收购款项并非来自恒泰曹妃甸的自有资金,而是通过平台融资而来,也就是各位出借人的钱。但是这个唐山佳途汽车租赁公司到底受常浩然控制,还是受恒泰控制,目前并不知道。

(15)问题汇总推测

1、常浩然是马仔还是大佬?出借人到底是被谁骗了?

常浩然从一个业务员出身开始,通过中国实友会的平台开始接触到“产融结合”的概念,在中国实友会见识了产业项目通过资金对接的方式来获得发展的例子。常浩然进入中能资本促成了中能东道集团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融资案例,并帮助中能东道集团收购多家P2P平台。

常浩然2017年6月开始,淡出中能东道集团。开始通过亘久投资研究P2P平台的大范围收购,通过巨鼎君富、点贷成金、菠萝理财获取资金,通过巨鼎君富对接的资产合作机构来进行资金转动。

常浩然已经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私募大佬,与中海外并非从属关系,而是合作关系。亘久投资号称在2017年完成了多家上市公司的入股,资产规模高达300亿,储备项目达千亿。

目前关于资金去向有3种可能:

(1)私募大佬常浩然将资金用于【股票市场】,进行了亘久投资所谓的上市入股任务。

(2)私募大佬常浩然将资金用于【扶持合作伙伴】,即巨鼎君富签订的9家合作机构

(3)两者兼有,这个可能性最大。也只能通过查标进行信息获取,请大家关注下期更新。

2、秦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他老板是谁?

很明显,秦就是亘久投资招聘的集团融资总监(P2P方向),招募过来专门对收购的平台进行运营的。也许,秦也不知道这背后的水有多深。也许,秦也被中海外入股的大背景唬住了。他的老板,估计就是常浩然。

秦,厦门大学金融学本科毕业,高材生一枚,主观犯罪意愿较低。2014年创立菠萝理财,后将平台转卖于中能资本(接收人是孙志远),这样也就认识了常浩然。所以秦被挖过来运营合拍在线也属于正常。

3、钱还能回来吗?能回来多少?


目前掌握的情报还没有发现常浩然具备境外吸金主体的情况,猜想资金应该还在境内。挥霍方面还很有限的,估计要么就是借给了某些平台、买了某些股票或者买了一些奢侈品。具体回款多少,还需要让经侦去查明资金流向。

4、恒泰曹妃甸能源有限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能否让中海外还钱?

合拍在线发布的LNG标的已经明确系恒泰曹妃甸能源发布的资产,这些资产恒泰曹妃甸能源表示承诺兑付。 除此之外互金跟投调研员并非发现太多恒泰能源系的标的。 我们将在下篇文章中通过大范围抽样查标来调研。关注互金跟投服务号,获取最新的事件分析。

但是至少,大部分投友是看在恒泰曹妃甸能源有限公司具备央企背景的条件下才出资的,恒泰曹妃甸作为控股股东,想完全免除责任实在困难如果难友反馈真实,恒泰曹妃甸能源有限公司入股菠萝理财时候未进行尽职调查,那就有极大的“站台”风险。骗人的责任,够他消化了~

5、对于维权有什么建议?

这个案件非常复杂,资金涉及到多地、多公司,梳理清楚是个非常巨大的工程。并非经侦不作为,而是案件太繁杂。出借人们尽量还是理性的来沟通、维权,去任何地方闹可能都收效甚微,相信警察叔叔会查明白一切。

合法申诉、合理沟通,不搞任何非法集会活动。欠债还钱是合理合法的事情,不要被情绪左右办出其他。

6、还有一些疑问需要探讨

(1)中能东道集团与多家平台的关系是怎样的?

点贷、佑米、菠萝、合拍、巨鼎都是常浩然在中能东道集团任职期间收购的,而且常浩然也的确可能因此获得集团股权激励。但是为何多家P2P平台股权中未出现“中能东道”的身影?几家平台与中能东道集团的关系始终是个未解之谜。

(2)恒泰曹妃甸公司自己不出钱去收购公司,拿了常浩然什么好处,这背后有什么其他的协议在吗?

(3)常浩然与中海外在此之前发生了哪些业务?为何高大上的央企,会看上一个小私募老板,还这么信任?

(4)给合拍在线付股权对价款的唐山佳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到底受恒泰能源控制,还是常浩然控制?这将影响对本事件的判断

互金狗提示:网贷内幕深www.p2cgou.com 投资需谨慎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