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如此凄凉,有几个人过的好?

9月份我回了趟老家。

离上次回家大概是一年多前了。

回去的第二天,早上被爆破声惊醒。原来是我们那步行街的一栋老商场被拆除重建了。

我记得前几次回家的时候,家里的房价还是均价3000-4000一平。甚至在15年的时候,有些地方的房价从4000多跌到了3000多,也卖不出去。

而今年回去,据说最贵的房子,要接近一万了。

我咨询了我的几个同学,问他们最近买房子了没?

我先说说我那些同学的情况。我的那些同学都是初中同学,大家去上的那个班,其实不是直接升级,而是找关系,也就是关系户。所以大家的父母,在老家多少都有些地方关系,多数都是在机关事业单位上班。因为当年计划生育,大家都不太可能有第二个孩子。所以,大家的家庭一般都是4-2-1家庭。

双方父母有房,双方父母家早几年还能分福利房。自己单位也有房。所以平均一个家庭,5套房是有的。

所以对他们来说,根本不会考虑买房子这件事情。

因为他们的房子多到没人住。也根本不用考虑房贷、买方等等问题。

那那些房子到底卖给谁了?有个住房相关单位的同学告诉我一个情况:

在老家,棚改是直接补钱的。按房屋面积补钱。而拆的,都是那些新开发的地区。

那些地区的房子有个最大的特色http://www.p2cgou.com/,就是大部分都是自建的独栋楼房。

一栋可能有个2-4层,加起来有个几百平。

所以一拆迁,哪怕一个人补个4000一平左右。怎么都得赔个几百万

那这些人拆了后,拿了赔偿款,总得有房子住啊。

于是他们就去买新房。

年初的时候,老家的棚改因为政策原因,停了三个月。

而这三个月时间,新房明显就卖不动了。

不得已,政府又重新开放棚改。

所以,房价其实是被这些拆迁户抬起来的。一旦棚改不继续,新房就卖不出去。那老家整个地产行业可能都会崩。

拆迁建的那些楼房,其实也是80-90年代从外地或者县城移民过来的。因为市里的房子都没了,所以只能在郊区盖房子。

而真正的老本地人,其实是不缺房子的。也根本不用考虑买房子。

还有一件事情挺让我触动的。

我们之前聚会,大家从来都不聊生活压力那些。因为大家都知道我在深圳压力应该是最大的。

而他们在老家,每天的生活就是上班、下班、打麻将、KTV这些,潇洒的很。感觉他们每天活的无忧无虑的,我那是相当羡慕。

而这一次跟其中一个同学聊天的时候,他告诉我。他现在生活压力也挺大的。

他本人是当地的公务员,底薪也就3000来块,加上一些乱七八糟的收入奖金什么的,一年也就10万左右。

要知道,这个收入在我们当地,已经很高很高了。

支出这块,小孩上私立学校,一年学费差不多4-5万左右。自己养车,一年2-3万左右。这就去了7-8万了。还要自己的生活支出那些。其实一年下来,也剩不了几个钱。

要知道,这还是当地的中坚阶层,生活压力都如此大。

就更别说那些底层的普通群众了。

再稍微混的差一点的朋友们,现在的负债率已经相当高了。

信用卡的钱基本上都刷爆了。

整个老家的消费在上涨,房价在上涨,物价在上涨,就是工资没见涨。

这几年大大上台,严整机关廉洁工作,很多单位的福利大大缩水。所以这几年,他们的收入其实还不如以前。

在我们那样的小城市,整个城市基本上没有什么工业、制造业,高科技行业就更不要说了。最发达是餐饮业、娱乐业、房地产。

餐馆每条街都能看到很多。茶楼到处都是。地产到处热火朝天的在建。

但其实整个社会是没有增量产出的。

只不过是通过多次流动,然后又回到了自己手里。

就跟这个小故事一样:

一天下午,一个富人走进一家旅店,扔下1000元在柜台,说上去挑间房。
旅店老板赶紧将钱拿去还给隔壁肉菜店的老板;
而肉菜店老板又转手将钱还给了隔壁的饲料店;
饲料店的老板用这1000元支付了拖欠女工的工资,
而那个女工呢,马上将钱还给了旅店老板,她拖欠的房租正好1000元。
旅店老板赶紧将钱理平放好。
富商这时正好下楼,称没有中意的房间,收起钱便离开了。
在这个下午,谁也没有生产什么,谁也没有失去什么,但大家都把债还清了。

但实际上,货币在流通当中,一定是要产生利润的。小贩也不可能成本价卖给你东西,餐馆也不可能赔本让你吃饭。

而这些资金的来源,在老家,其实我觉得,主要还是政府财政支出。

说白了,就是那些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养活了整个市的人。

没有他们上面的财政拨款,整个经济应该都会崩盘。

之前那几年大家还能觉得过的滋润。其实还是货币通过膨胀导致的。

每年增发个10%左右。只要有印钞机,公务员就有饭吃。只要公务员有饭吃,那其他行业都有饭吃。

而这两年,公务员的饭也不好吃了,那其他行业的饭,还能好吃么?

我不想主观的说中国的经济好坏。

但我相信大家都能切身感受得到。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