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P2P温州帮帮主:卖袜子出身,控制10家P2P

自今年6月中旬开始的网贷行业“暴雷潮”,让一个疑似连环诈骗团伙浮出水面——温州卢家帮。

但涉案的关键性人物却一直表现神秘,事发后更不见踪影,留给大家的依然是诸多疑问。

网贷之家梳理发现,卢家帮核心人物之一卢立建的公开资料很少,其身份标签有退伍军人,草根、持续创业者,光通信行业优秀企业家等等。诸多标签加身、看似辉煌过往的卢立建,与其在网贷圈涉嫌的至少10个平台的连环诈骗相比,甚至判若两人。

出身贫寒 卖袜子发家

出身于温州瑞安的卢立建,曾作为温商代表做客一档地方性的视频访谈类节目——《温商回归面对面》,节目中卢立建分享了些许个人的经历。

据介绍,1972年卢立建出生在温州市瑞安市碧山镇一个偏僻的农村,父母是朴实的农民,家中五个兄弟姐妹(卢志建、卢立建、卢立孟、卢立章以及卢立敏),卢立建排行老二。年少时为分担父母压力,帮助哥哥成家,也为了让弟弟妹妹们完成学业,十六岁辍学学做木工来贴补家用。

1989年,家庭情况好转的卢立建知道错过了读书机会,来到了广州当海军,经历了四年的部队生活。

根据节目中的介绍,退伍后的卢立建拿着一千多块的退伍金在部队旁租了一个店面,卖起了温州生产的袜子。“最好的时候,每个月能赚到2万多元,然而,就在他的袜子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时,他却选择到一家做汽车配件和润滑油的公司应聘销售员。”

卢立建的创业历程从卖袜子开始,之后的一波三折,几番陷入过绝境:在第一次转型失败后,卢立建选择折回来又卖起了袜子,在短时间内积攒了4000块钱之后,又开始新的折腾。

地产赚取的第一桶金 再进军光通信

卢立健

卢立建真正的第一桶金靠的是2011年湖南衡阳的一桩房地产项目。“盖房子的成本大概1500元一平方,当时房价是1400元,这个市场环境下没人去干。但卖房一般要一年半以后,实际上我开盘的时候最低价为2300元,最后卖到3000多。”

2011年11月,卢立建又转向了光通信领域,他与衡南县签订了投资合作协议,为光通信项目先后投入8000万元。衡阳市中科光电子有限公司(下简称“中科光电”),作为卢建立后来“引以为傲”的一个项目,就在当时注册成立。

但因为被合作伙伴骗,转型再次遭遇挫折。“当时自己的钱已经没有了,自己去借,最后一笔2000万给了合作商以后,人却不知所踪。”

根据卢立建的自述,选择的项目没有错,是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但合作方找错了。

最终,卢立建选择豪赌一把。后面遇到了懂这类设备和工艺的人,有政府背景的担保机构注入了6000万元,才得以生产出核心产品之一陶瓷插芯。

卷入P2P平台投资风波

2016年8月29日,来自温州瑞安的商人卢立建在澳大利亚家证券交易所(NSX)敲响了开市锣。从南海舰队退伍,在衡阳起家,仅仅5年时间,商人卢立建就把旗下从事光通信产品制造的“中科光电”品牌资产送到海外资本市场上市。

然而“出海”不到两年后,商人卢立建和他的中科光电卷入多地P2P连环炸雷的风暴中,将他和这一系列事件联系起来的是另一名卢姓人士——卢智建。

从目前已知的情况来看,除了网贷平台投之家CEO黄诗樵和壹佰金融CEO黄郴雅指称各自平台实际控制人均为卢智建以外,坚果理财、火钱理财也相继发布公告称平台实际控制人为澜升集团“卢总”(即卢智建)。

而卢立建也卷入P2P平台投资风波。以目前已进入良性清盘的人人爱家为例,2016年10月,人人爱家宣告获得国企上海中和世纪贸易发展中心(简称“中和世纪贸易”)和上市公司中科光电子集团的1000万元A轮融资,正式成为一家国企控股的P2P平台。

另外,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2月,浙江中科光电有限公司(现更名为“中科光电集团有限公司”)曾入股人人爱家的运营主体杭州孔明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杭州孔明”),并在2017年4月退出。

而一家主流媒体曾报道,2017年3月21日,中科光电举行金融布局新闻发布会,卢立建与中科光电子集团独立董事安德鲁马丁出席并讲话。卢立建现场发表演讲表示,中科光电集团通过第三方公司收购中科金服100%股份,成为其全额股份最终持有方,在国内集团将围绕以中科金服为主体进行互联网金融创新发展。

(中间人物为卢立建)

就在当天,中科金服的运营主体上海尤鹿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尤鹿”)的工商资料发生变更,原股东卢立章退出,普训通讯设备(上海)有限公司(简称“普训通讯”)成为新进股东,与上海中和世纪工贸有限公司(简称“中和世纪工贸”)共同持有上海尤鹿,中和世纪工贸为上文所提及的中和世纪贸易的全资子公司。

去年5月普训通讯成为上海尤鹿的全资股东,普训通讯由两名自然人股东持有,两人没有更多公开资料可查。

吊诡的是,时隔大半年之后,去年11月3日,中科光电子集团针对中科金服投资一事在NSX官网发布澄清公告称,2017年年初媒体对中科光电子集团收购中科金服股权的报道有误,公司只是在2017年初受邀考察中科金服,董事会认为中科金服的业务无法融入集团发展,公司并没有进行任何收购交易。

在今年7月19日中科光电子集团撤回的那份澄清公告中,也再次重申了上述澄清公告,表示公司没有考虑过投资任何P2P平台。

由于卢立建旗下“中科光电”系列公司众多,加之原浙江中科光电有限公司更名为中科光电集团有限公司,媒体在报道时也有可能与澳洲上市主体中科光电子集团混用。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中科金服的运营主体上海尤鹿的公司标识上一直带有中科光电子集团的股票代码ZKP字样,而在去年3月的那场发布会上,中科金服CEO朱伟大谈以代表ZKP的“Z”字母为中心的公司新标识。

卢家帮染指网贷平台至少十家

卢家帮背后,还有一张密如蛛网相互交织的关联网络染指网贷行业。根据目前的线索看,从2017年开始,卢氏家族就开始在市面上寻找打算出售的网贷平台,但其并不直接收购。从已经公开信息看,卢氏团伙的伎俩利用伪国资等光鲜背景,可以起到对其游说和P2P平台进行包装和增信。

以人人爱家为例,平台于2018年7月6日发布清盘公告,其运营公司为杭州孔明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2015年7月成立,当前法人代表为吴寿喜,最终实控人为中欧控股集团香港有限公司。

具体查看人人爱家金融工商变更记录如下:

2016年12月浙江中科光电有限公司(已更名为中科光电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和世纪入股,同时法定代表人变为刘世品(原中科光电集团有限公司股东,2018年1月退出,由卢立建全资控股),监事变为季晓忠(杭州啃金投资有限公司监事,该公司由卢立章100%控股);

2017年4月浙江中科光电有限公司退出,中和世纪全资;

2017年6月刘世品退出,变更为吴寿喜,同时,中和世纪股权转让给上海熠威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同年8月上海熠威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法人变更为吴寿喜,10月法人变更为曹高万(深圳市前海巨淘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前法人),也是下级股东上海靳擎实业有限公司的法人。由此也可以看出中欧控股实际当前也与中科光电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问题P2P网贷平台牵扯进卢家帮的共性之一,是都出现了相对频繁的法人代表和股东的变更,部分平台的国资从入股到退出仅几个月时间,这样的目的,很大可能掩盖住了卢家帮诈骗的手法和图谋。

“卢氏家族就找上市公司大股东人做背书。卢氏家族先是借给资金紧张的上市公司大股东一大笔钱,然后在上市公司大股东还不起时,要求这些大股东去收购网贷平台来收集资金,并由这些大股东做股权代持,在收购过程中,卢氏家族会在幕后指挥,要求网贷平台将待收提高到一定程度,并表示待收越高,给予平台的估值越高,这样售价也越高。在提升待收的过程中,要发布卢氏家族指定的资产包,也就是将资金导向卢氏家族企业。”自媒体互金远望号这样描述。

或利用上述同样的手段,一大批平台被出售,并给卢氏家族企业自融。目前与二卢相关并已卷入P2P“爆雷潮”的平台包括人人爱家投之家、壹佰金融、中科金服、聚胜财富、翡翠岛理财、火钱理财、坚果理财、邦邦理财等,粗略统计各平台投资总额至少超过640亿元。

网贷之家统计卢家帮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涉及的10家P2P网贷平台。远望号表示,卢氏家族最终涉及的平台可能超过20家。

​互金狗提示:网贷内幕www.p2cgou.com深 投资需谨慎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