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账飙升!捷信前员工爆料:风控主要靠销售

近日,捷信集团发布2018年一季报显示,捷信集团一季度亏损308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29亿元)。其中,中国市场损失高达88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6.58亿元)。

 

一季报还显示,捷信集团2018年第一季度末坏账率在2017年末的6.9%的基础上继续飙升,达到8.2%,风险成本升至14.9%。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有捷信离职员工互金重案组爆料称,捷信风控基本靠销售,超过30天公司就扣销售的钱,第31天的风控就是公司管。而且捷信有自己的催收部,90到120天的风控已经扣了员工的钱,追不追都没有意义了。

 

按照该离职员工爆料,捷信www.p2cgou.com主要由销售进行风控,且追责也在于销售。此外,根据天眼查提供的数据,捷信消费金融的法律诉讼多达665起。

 

捷信一季度净亏6.58亿元

 

根据捷信一季报,第一季度捷信集团净亏损3080万欧元;存款额为6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83.9亿元),较之2017年的64亿欧元微增;贷款总额为173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288亿元),较2017年底增长4亿欧元;净息差为15.6%,较2017年的14.7%有所提升;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AE)为负6.5%,而2017年为14.5%,2017年同期更是高达20.5%。

 

季报还显示,截至3月31日,捷信在中国的销售点约为23.5万个,相比于2017年末减少了2380个;活跃用户从2017年末的1631.7万人减少至1499.7万人,减少了132万人;净放款额从97.27亿欧元减少至93.84亿欧元,减少了3.43亿欧元。

 

前员工称捷信正大面积裁员

自2017年以来,监管力度的不断升级,一次又一次地考验着消费金融市场的生存能力。作为国内22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之一的深圳捷信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捷信)近期也被曝出大面积裁员,捷信长沙分公司的离职员工纷纷表示曾被公司强制劝退。

 

据捷信离职员工称,自己在捷信已经工作一年半,但前段时间一觉醒来发现工号已经被封,公司给出的缘由是,销售说了违规的话术,员工连失业保险都无法拿到。

 

“入职捷信一年半,单量在我们区最高。我们团队一个月被各种理由开除掉6个人”。

 

上述捷信离职员工还表示,捷信的风控基本靠销售,超过30天公司就扣钱,第31天的风控就是公司管了。而且捷信有自己的催收部,90到120天的风控,公司就交给催收部了。然而,90到120天的风控已经扣了员工的钱,追不追都没有意义了。

 

据这位离职员工表述,捷信销售分为三级有初级、高级、导师,员工在职期间内,完成不同额度任务即可升级。

 

“捷信原先有三个包,一个灵活还款包,一个人身意外险,一个数码财险。灵活还款包一个月是固定的15,人身意外保险是代款金额的千分之七,数码险是商品价格的千分之七。”

 

该员工表示,一个单子下来综合提成160左右,一个包单独提成15块钱,这包都有渗透率的要求,而且是必须达到。但是捷信现在是强制加包,你不想拿这个包的提成都不行,强制性的加。

 

“捷信现在不是三个包了,合并称一个包,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据互金重案组了解,自去年11月以来,捷信公司进行“变相裁员”,辞退了上千名员工。有员工认为,此举可能是为节省运营成本而为之。

 

捷信方面对此事回应称,针对一些业绩不佳的员工,公司近期启动了“再培训计划”,有400多名员工不愿参加培训主动离职。

 

法律诉讼600多起,投诉2500多条

 

捷信一季报显示,截至3月31日,捷信集团分销点为40.4万个,相较于2017年底仅新增5000个。与2016年、2017年捷信激进展业的情况对比,有所收敛。

 

根据季报信息,2015年至2017年这3年的分销点分别为18.6万个、27.1万个、39.9万个。此外,活跃用户数为2890万人,较之2017年末的2990万减少了100万人。除了用户数量减少外,在短短3个月中,捷信集团员工数量减少了1.8万人,约11.4%。

 

互金重案组获悉,捷信集团董事长施梅兹在2017年年中的采访中曾表示,“目前,捷信在中国的员工约有8万人,占到捷信全球员工数量的60%,中国已是我们最大的市场。”这种人海战术曾经是捷信的“流量渠道”,凭借数万人在网点“地推”获客支持了捷信在长达数年的高速增长,但逐渐增加的人力成本也成为捷信的成本包袱。

 

据界面新闻报道,评级机构联合资信也指出,业务发展对合作销售网点依赖度高,在业务的快速扩张下,销售网点人员的专业水平及道德风险管理面临挑战。

捷信催收部门离职员工向媒体爆料,自己的部门已经被劝退了100多人,天津公司也有类似情形。目前,整个捷信都在缩小规模,国家管控下,业务减少,坏账多,而自己的工作绩效只能算一般,利息高的合同不会催,有自残倾向的客户也不会催。

 

“一个月下来催个七八单吧,大部分催收工作量都外包了,因为让自己公司的员工去催收坏账的回款率更低,加上要给员工发工资,催收成本变得更高。”上述员工表示。

 

除了后期的催收员,其他部门、职位也难逃强制裁员。据知情人透露,公司的电销部、电催部以及区域经理等职位都遭遇了裁员。

 

另据天眼查提供的数据,捷信消费金融的法律诉讼多达665起,其中多为贷款合同纠纷,消费金融公司多为原告。

 

在去年的现金贷大整顿中,捷信凭借消费金融牌照“护身”,利用其合同属于“金融借贷”而非“民间借贷”,未受波及。2018年之前,也在事实上得到了各地法院依据《合同法》的支持,罕见败诉案例。

 

据界面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已经公布的判决案例,2018年2月之前,捷信在浙江杭州、广东深圳、天津等多地法院判决中获得胜诉。法院大多依据《合同法》、金融机构贷款而非民间借贷,对捷信的所有利息、服务费、违约金、附加保险等显著高于36%的部分还款要求进行了支持性判决。仅仅在2017年5月26日这天,捷信便把超过10位未能按时还款的借款人告上法庭,一审均为胜诉。

 

公开资料显示,捷信作为银监会批准设立的首批四家试点消费金融公司之一, 2010年在中国正式成立,是一家金融服务平台,专注于为用户提供购买手机等电子产品分期付款借贷服务,其中包含大学生分期,支持线上移动支付,为用户分期付款提供咨询服务及解决方案。

 

数据显示,2017年捷信消费金融净利润达10.22亿元,同比增长9.77%,其去年更实现了营业收入132.36亿元,同比增长106%,成为营业收入过百亿元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

 

但值得注意的是,截止5月25日,捷信在聚投诉网站的投诉量高达2531条,其中绝大部分是因为高额利息和恶意催收。

互金狗提示:网贷内幕www.p2cgou.com深 投资需谨慎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