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从业者风光不再:昨日新贵,今日傻逼!

近日,夸克优富官网发布一则关于优富员工银行账户冻结的通告,通告显示,公安机关已经冻结所有曾在夸克优富任职人员的银行卡。对于非销售岗位的人员,待查清与案件无关后其账户自行解冻,而销售岗位人员则需要退回佣金才能解冻账户。

无独有偶,合肥公安局庐阳分局在昨日侦办情况通报中也提到,由于拒不退赃,已经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依法对15名原“大志集团”理财经理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通报中还提到,警方将继续加大对拒不退赃的理财经理以及非法获利人员、协助转移涉案赃款人员的打击力度。

网贷行业已经成为人人自危的雷区。而在此前,网贷行业却是传统金融从业人员跳槽的首选。

2014年,银湖网放出“千万年薪招聘CEO”的消息,在行业内引发热议,大家都很好奇千万年薪到底“花落谁家”,也有不少符合岗位要求的人才跃跃欲试。银湖网的千万年薪固然掷地有声,但在当时的网贷行业,高薪求贤的现象并不鲜见,不少高级职位都能开出百万年薪。究其原因,多数网贷平台主要由互联网人才和传统民间借贷从业人员草创,急需金融类高端人才的加入,扩充门面,补强基因,而“高薪”几乎是他们能够拿出手的唯一筹码。

有从业者向P2P情报局表示,以前从传统金融行业跳槽到网贷行业,工资基本都能翻番,再加上互金行业展现出的蓬勃朝气,对受够了沉闷僵化工作氛围的传统金融从业者的吸引力不小。据了解,互金行业当时的薪资水平普遍高于互联网行业,较金融行业亦不逊色。通常情况下,应届生的薪酬基本能与其他行业一两年资历的员工持平,而高级管理岗位的薪酬更是远高于同类水平。据统计,行业排名靠前的平台一级部门负责人平均年薪高达250万。

风险总是与收益成正比的,和所有行业一样,网贷行业所谓的高收入其实是对其所需要承担的风险的一种补偿。而随着行业的野蛮生长,网贷从业者面临的风险也在不断积累,随时可能被引爆。而一旦引爆,重则身陷囹圄,轻则给职业生涯留下污点,或者一段经不起追问的空白。

宜贷网甩锅“宜小钱”冲刺备案 “二宝”全面逾期金额数十亿元!

1、高薪不再

从去年开始,网贷行业就出现了离职潮,这种趋势在今年的雷潮中表现得更为明显。猎聘网曾对网贷行业金融产品经理等五大核心职能人才的紧缺指数进行统计,从2017年第三季度到2018年第三季度,这五个职位的状态已经从供不应求变成供大于求。

今年初,某民间机构“P2P推广研究院”曾通过问卷方式收集网贷从业者薪酬福利数据,撰写了一则《网贷从业者薪酬福利调查报告》。该报告显示,网贷基本工资在10~30k的从业者占比26.82%,比例最高,基本工资不足5k的从业者紧随其后,占比26.32%。据统计,有47.37%的从业者有跳槽的意向,而其中58%的从业者跳槽的原因是对薪酬不满意。

虽然报告也提到,由于统计范围和样本的层次问题,该报告并不能准确地反映行业的整体薪酬水平。尽管如此,这份报告还是能给我们了解当时的行业薪酬水平提供一定的参考。

而经历了这次的雷潮,从业人员的薪酬水平更是江河日下。据网贷天眼数据显示,10月份整个行业的成交量仅有491亿,较6月份下滑了60%,资金持续地净流出,很多中小平台都面临着很大的成本压力。很多平台通过裁员等方式控制成本,甚至拖欠工资社保,取消绩效奖金或者降薪更是成为常态。

目前,全国各地的合规核查工作正在进行,在完成备案前,行业内所有平台的身份都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而未通过核查,没有完成备案的平台,是否会如杭州的予财缘一样被要求清退,目前也尚未有定论。一旦平台被清退,其员工的前途也就一目了然。

2、职业污点

《证券日报》曾报道,网贷行业从业者已经很难从银行申请信用卡或贷款,因为网贷行业已经被认定为高风险行业。近几年网贷行业风险频发,也给从业者增加了很多的不确定性,不少人选择了逃离。

猎聘大数据对今年7月份45家爆雷平台的从业人员流向进行了分析,发现有36.36%离开了网贷行业。

而离开网贷行业后,多数人对自己这段不堪回首的经历讳莫如深。据统计,这45家爆雷平台从业者有90.5%修改过简历。

即便离开网贷行业,不少人也很难与之前的经历完全割裂。他们可能随时需要配合警方调查,也随时可能被曾经接触过的出借人找到,甚至还要承受惶恐、焦虑、愧疚等负面情绪的纠缠。

一位网贷从业者自嘲道,已经沦为“夕阳产业企业主”,早已风光不再,“昨日新贵,今日傻逼。”

3、刑事风险

在过去的爆雷案例中,平台出现问题后,通常只有平台的实控人、股东及高管等面临刑事风险。而在这次的雷潮中,个别平台的理财经理以及与平台有导流合作的“羊头”,也被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不仅如此,在追讨过程中,警方还要求销售及理财经理返还佣金收入。

如果涉刑,就不仅仅是“得不偿失”,更是“因小失大”。

互金狗提示:网贷内幕www.p2cgou.com深 投资需谨慎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