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雷边缘的花果金融承认逾期,但并未解释去向不明的巨额资金和危机重重的关联公司

唐小僧、联壁金融、小诸葛引发的P2P行业危机已经从上海蔓延到了北京。北京网贷协会会员、运营接近5年、成交量超过40亿的花果金融正在陷入重大危机之中。

不是经侦,是警察

花果金融的逾期已经有几天了,相关网贷论坛目前已经有不少关于花果金融逾期的帖子。

就在刚刚,花果金融发布公告承认逾期,同时表示「短时间内无法得到控制改善」。

看起来问题非常严重。不少受到逾期影响的投资者已经赶赴花果金融位于北京的总部。根据深扒P2P的现场走访,昨日,也就是周一,花果金融总部已聚集20多位投资者,而且金额都相当巨大,其中甚至有投资上千万的土豪用户。可以预见的是,花果金融的逾期将产生巨大影响,甚至有可能不亚于联璧和唐小僧。至于花果金融的投资者们该何去何从,还要看花果金融对逾期给出的解决方案。

(现场图)

很可惜的是,花果金融并未给这些投资者以合理的回复,连逾期的具体原因都讳莫如深。现场有不少保安严正以待,相关人士反映,花果金融的董事长塔拉已经有一周时间没有露面。

现场投资者情绪较为激动,对于花果金融的沉默表示明显不满。不少投资者以「非法集资」和「诈骗」的名义多次报警。

据深扒P2P现场统计,警方出动三次来到花果金融总部,但未做具体表示。

(警方昨天三次来到花果金融,但不是经侦)

在这里,出于媒体的操守,我需要提醒各位,截至发稿,经侦并未介入花果金融事件,出警的只是治安警察

巨额资金去向不明

花果金融主推的借款项目是「远山计划」,是花果金融与北京远山利丰科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山利丰)合作推出的针对农户的小额贷款项目。按照花果金融官网介绍,该计划「小额分散,风险可控」。

(来自花果金融官网)

这个时候我就很奇怪了,在政策层面没有出现明显不利的情况下,花果金融按理不会出现如此严重的逾期现象。

现在就只有两个可能性:假标,然后真实借款者逾期;亦或者是自融,旁氏骗局破产。

一周前,我们曾专文提醒花果金融的问题。在这篇题为《曾被互金专委会点名批评的花果金融有重大假标嫌疑》的文章中,深扒P2P指出,定位于农村电商平台的远山利丰目前没有任何互联网产品处于实际运营中,它此前力推的丰友宝app已经停止运营。

值得注意的是,远山利丰与花果金融都处于塔拉的控制下,而且两家公司同址办公,关系确凿。

我们的猜测是,远山利丰的农村电商项目或已暂停,花果金融上的标的信息可能是虚构,资金最终可能只是从花果金融的老板塔拉的左手倒到了右手。

那么钱究竟去哪了?

问题重重的关联企业

我们发现,花果金融的老板塔拉还开拓了不少其他的业务。花果金融一向为人所熟知的运营主体为北京花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但在一家中瑞富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瑞富信)官网显示,花果金融、中瑞富信、利基金融三家兄弟平台属于中瑞富信资产旗下。

当然显而易见的是,该公司法人及大股东依然是塔拉。也就是说花果金融、中瑞富信、利基金融均为塔拉旗下公司。

也就是这家中瑞富信还涉嫌线下理财。有投资者向深扒P2P反映,他曾被中瑞富信的理财顾问带至公司签约。

而等到深扒P2P赶到中瑞富信的办公场地——新源里16号10层3座1007,却发现一片狼藉。该公司早已人去楼空。

更严重的问题还在别处。

远山利丰http://www.p2cgou.com/huaguo-2.html的监事武玉权同时还担任利基金融的监事,华诚联合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诚担保)的监事。由此可见,武玉权是塔拉体系中的重要一员,牵起了很多关联公司。

远山利丰和华诚担保都曾在花果金融上进行大量债权担保,华诚担保的担保金额超过5000万元。

华诚担保现目前的经营状况不容乐观,多起大额强制执行记录,以及14条失信记录,担保能力受到严重质疑。

进一步地,我们发现,华诚担保在去年11月已经被北京市金融局注销了经营许可证。

按照北京金融局的公告,「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30日内,13家融资性担保机构依法成立融资性担保业务处置组,完成公司融资性担保业务处置工作。对日前开展的融资性担保业务所产生的债务,制定债务清偿计划并及时偿还有关债务。」

结合华诚担保的失信案件(最新的还在今年6月),我们可以认为,在处理后续债务方面,华诚担保并没有妥善处理,给塔拉名下的集团带来了巨大的窟窿。

可以想见的是,塔拉现在已经顾此失彼,难以兼顾,而这也正是步子迈得太大给扯着了。早知道今日,何必当初呢。

​互金狗提示:网贷内幕www.p2cgou.com深 投资需谨慎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