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汇石油股权拍卖4.4亿!这或许是双11的最大单

都说我国居民杠杆率太高,大家手里没钱,但没想到今年双11再创历史新高。

而远望也看到光汇石油持有的微众银行1260万股的股权仍在阿里上拍卖,起拍价4.4亿元,增价幅度为220万元。

(光汇石油被法院拍卖微众银行股权)

遥想当年,金融创新花样百出,从P2P一路衍生出黄金理财、票据理财和原油理财。光汇石油旗下的光汇云油在当时也是疯狂推广,推广词就是光汇石油是微众银行前十大股东之一,实力强大。

 

远望为此专门写过文章,总体看法是——

 

「2018年必然是金融监管新元年。这是远望今年第N次强调这个论点了。」

 

今日再回望,百花已杀。而变相涉及原油理财的光汇石油也被上海法院拍卖持有的微众银行股权。

 

这事为什么值得一说呢。因为光汇石油可不简单,它是中国最大石油民企,仅次于三桶油。而微众银行也不简单,绝对的优质资产,10月中旬时的估值仅为1200亿元,不到一个月估值就已攀升到1470亿元。

加油宝平台疑似资金池,还有伪存管

当然,远望这里的重点不是光汇石油出现了多大的问题,而是随着杠杆的去除,整个市场上资金的收紧,以物抵债仿佛成为了一种标配模式

 

事实上,10月中旬时,华联股份也因资金回流需要,主动转让了其持有的微众银行3亿份额。

 

中国「养猪第一股」农牧雏鹰由于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未能按照约定足额偿债,不得不用火腿肉等抵债,俗称「钱债肉偿」。

 

这种情况在更加次级、混乱的P2P更为常见。前海航交所用机票代偿,理想宝用共享充电宝兑付,钱包金融的债务人用支付牌照抵债。

 

当然还有更多用房子、汽车、矿、酒、皮草、木材、珠宝、野山参做兑付的。

 

除了部分耍流氓的,远望认为大多情有可原。

 

所以融资难、资金链紧张这些问题一直存在,过去可能存在于小民企、个体户。在今年的金融强监管背景下,中大型民企也感到了丝丝的寒意。

1

玩火者未能自焚

今年的民企可怜吗?看上去确实很可怜。

 

以至于从下半年开始,央妈不得不掏出了她琳琅满目的工具箱,开始救市。由于有数十家A股上市公司的民企上市公司控制权转移给国资,再加上民企天生地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各种如「国进民退」的声音也就出来了。

 

但实际上,救市是民企呼吁的;过渡控制权的民企上市公司,大多股价虚高,便宜了背后的大股东;最重要的是,死也是民企自己作的。到头来,玩火者不仅没有得到任何惩罚,反而因祸得福。

 

那包括金融监管在内的市场化改革应该继续吗?显然应该继续。只是这种事尽管能从根本上解决所有问题,却往往因陷入悖论倾向于失败——

 

如果改革失败了没有化解危机,所有恶果都归罪于改革者,如果改革成功了化解了危机,则没有人觉得改革重要,因为危机从未发生过。

 

好,如果你看到了这里。那我们把前面的经济大环境替换成P2P小环境,民企替换成P2P平台,是不是也是同样的道理呢。

 

就像咱们前面说的,悲惨的结局是大环境使然,但也是平台自己的。但平台清盘兑付这种事,由于涉及到广大的投资人,所以处理起来极为棘手。

 

之前经常有投资人来问我,到底几成出手比较合适?

 

个人认为,A股从年初的3500点跌到了2600点,跌去了3成。而P2P平台资产的整体质量肯定不如A股,还没有A股的壳价值,就算多跌2成,那至少还要有5成吧。如果5成都兑付不过来,那显然是不正常的。

 

当然,肯定有投资人不服,认为有些平台全是假标,兑付5成肯定会便宜了它。那远望不得不说,这样的平台早就跑路或自首了,肯定不会等到现在清盘兑付

2

涅槃者却能重生

对于中国整体的金融体制而言,货币和财政政策的传导机制往往不够顺畅,大水蔓延在银行间,而不是进入快要干涸的民企。

 

但对于细分领域的P2P等行业而言,调控机制的传导却过于顺畅了。

 

以车贷为例。

 

话说,当年的车贷也算是香饽饽了。小白投资人都知道,有车抵押,安全地多。但是资深投资人都知道,表面上安全无风险的车抵,里面的风控漏洞多得是。

 

真正让车贷平台维系下去的是车贷的一系列服务费,比如动辄数万的拖车费。而这些暴利的服务费显然是不合理不合法的。

 

尽管资深投资人都知道这事,但是大家心照不宣地默认平台的种种抢车、勒索行经。甚至在某些车贷平台因为索要巨额服务费而被砸门店时,投资人反而觉得更安心了。

 

「我只要钱能回来,我不管你做什么,又是怎么做的。」是的,这就是投资人内心的潜台词。

 

资本的逐利,人性的贪婪,大抵就是如此了。

 

所以,今年4月份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扫黑除恶行动,车贷平台首当其冲。要不要搞,很显然,是需要的。

 

而强硬的行政手段,固然好用,但往往是掌握不好力度的,尤其是当它和「指标」、「政绩」等词联系在一起的时候。

 

于是,在一系列矫枉过正的抓捕过程中,「小而美」的车贷平台纷纷陨落,顺势推动了雷潮。

 

而这两天,业内最大的现金贷服务商有脉金控神秘失联,高层被警方带走。

 

据某些信源,杭州也开始清退待收1亿以下的平台,下一步或将逐步扩大清退范围,如清退存量不足5亿或10亿的平台;北京地区待收规模低于5000万元以下的P2P平台将不予备案。

这两项又是较为强制性的行政手段,不禁让媒体人和投资人担心起硕果仅存的小额信贷型P2P平台和体量较小的P2P平台。

 

但远望觉得这些事不用过于担心,这两天会专门开一篇文章讲,这里不细分析。

 

最后说一个大道理吧,各种非市场化手段呵护出来的A股变为了一个离不开温室的巨婴,而被各种经济、行政和法律手段摧残的P2P却顽强地活着,这本身也说明了一点——

 

唯有浴火才能重生。

互金狗提示:网贷内幕www.p2cgou.com深 投资需谨慎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