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讯法人顾国平近期两次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21世纪经济报道:斐讯法人顾国平近期两次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作为利益共同体,斐讯公司因为联璧金融被查封,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去年5月我购买了斐讯的产品。然后到联璧金融去注册等待返现。因为斐讯要求多次返现的,必须要投资一定金额。所以我后来又投入了近9万元的积蓄,现在全部提不出来了。”7月25日,释随凡(网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此前看到了京东官网、运营商等平台对于斐讯产品的宣传,因此对斐讯的“零”元购活动深信不疑,但最后却“血本无归”。

他只是诸多消费者之一。根据斐讯官方公布的数据,2017年斐讯总销售收入超90亿,2018年上半年总销售收入超80亿,按照斐讯在京东销售收入占比65%的数据统计,斐讯在京东平台2017年销售收入约58.5亿,2018年上半年销售收入约52亿。这些还仅仅是“零元购”产品的销售额,由此导流到联璧金融的投资额尚未公开。

7月2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邮件、电话采访斐讯公司,相关人士均拒绝回应。斐讯创始人顾国平在微信上也没有给予回复。不过,天眼查数据显示,近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经两次将顾国平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7月25日,京东官方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京东作为斐讯硬件产品的销售平台之一,从未与联璧金融存在任何形式的合作,也不会引导消费者至该平台进行投资理财。“我们已经全面排查了品牌商自主发起的各种营销活动,严格禁止品牌商在平台开展任何形式零元购的宣传和推广。”

目前,该案件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经侦支队立案,处于调查取证之中,联璧金融公司总部已经被查封。7月26日,不愿具名人士透露,顾国平控股的斐讯通讯在借壳失败后,由于资金方面的压力,将“零元购”作为一种营销策略和手段。尽管他们试图撇清与联璧金融的关系,但是两家公司存在巨大的关联性。

争议“零元购”

据了解,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主打产品有路由器、体脂秤、电视盒子等。2016年1月,斐讯开始推出“零元购”模式:用户购买路由器获得一个K码,在联璧金融上激活K码,可获得商品全额返现,最终达到所谓的“零元购”。

这一匪夷所思的模式看起来利润十分可观。以斐讯K2路由器为例,原价399元的路由器可以以活动价359元买下,激活K码一个月后可以提现399元,这样消费者可获得差价收益40元。如果消费者以转手价50元左右转手K2,那么投资359元,一个月便能获得近90元的收益。

与此同时,斐讯在获得新用户后,便开始引导用户进行P2P投资。释随凡透露,他最先购买了路由器K2P,再下载了联璧金融App,激活路由器底部的K码,然后开始返现。然而想要继续购买斐讯其他“0元购”产品,或者加快返现速度,都需要在联璧金融上投资。

当时,联璧金融App上显示:“新用户实名后可无条件激活一款K码产品。老用户激活K2、K2G需购买3月期以上的理财产品,单笔满500元以上可获取一个资格。”据了解,联璧金融App当时具有定期与活期两种理财产品。投资定期的年利率达到10%-12%,活期年利率则为6.9%。

“当时我看到联璧金融产品的利润并不高,不属于高利贷的范畴。而斐讯当时还写了一封担保函,担保联璧金融的本息无限承担。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才进行了投资。”释随凡表示,到了今年的6月19日,他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提现,先后联系斐讯多次,对方均不予回应。

与他一样的并不在少数。在新浪微博上“斐讯诈骗”的话题讨论中,话题的阅读量已经达到1293万次,讨论人数超过6万人。另一方面,投资者自发建立的“联璧金融维权网站”统计,截至6月30日24时,有效登记的投资者为3973人,累计投入资金达8.44亿元。

7月6日,斐讯在微博发布声明称,已经审核及兑换10万单K码礼包。然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多名“零元购”产品消费者,他们均表示斐讯方面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并且没有退款。

利益关联

6月21日下午,上海联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15名主要高管被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经侦支队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这让前述投资者意识到自己可能血本无归。

斐讯公司公开强调,“联璧是联璧,斐讯是斐讯,二者没有任何关联”。但是,两家公司的合作并非空穴来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天眼查平台查询发现,两家公司的股东信息、对外投资以及最终受益人,看起来并没有直接关联关系。但是联璧金融前股东陈海东却与顾国平共同持有上海康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股份,占比分别为36%和10%。而且,联璧金融多名股东登记的邮箱后缀均为斐讯公司。

此外,上海联璧科技曾对外投资过丽江瑞锦大数据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王佳彬。王佳彬同时担任斐讯通信(南宁)有限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其法定代表人是顾云锋。顾云锋同时担任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因此,两家公司实际上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7月25日,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斐讯的责任主要涉及到两个问题,第一是通过捆绑的方式来推广、销售金融APP,这是一种变相广告。从广告法上来讲,斐讯是广告的发布者。发布的渠道不同于普通的广告发布渠道,它是以产品绑定的方式来进行推广。“在这种情况下它必须去审核联璧金融的资质,并审查有没有违法的内容。如果没有尽到义务,它必须要承担连带责任。”

这一明显存在争议的模式,一方面为斐讯公司在短期内获得大量资金,另一方面通过低成本营销吸引了用户进行P2P投资。众所周知,在竞争激烈的背景下,P2P平台的流量获取和拉新成本居高不下,几乎居于行业之首。有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教育类APP获客成本大约在30元左右,要吸引用户注册到使用起码要投入100元以上的成本,即使是天猫、京东这样的大平台APP,用户下载激活并使用的成本也在200元左右。而互联网金融行业从一个用户下载,再引导他投入资金,往往成本要超过300元。

仅以用户数10万来计算,“零元购”便为联璧金融节约了上千万的推广费用,且其中存在灰色利益链。此前,在闲鱼、转转等二手物品交易平台上,全新斐讯路由器价格在50元到180元不等,大多数购买者只是用来投机获得收益。

不过,目前闲鱼和淘宝已经将“斐讯”设为违禁词,淘宝也早在去年年初便全部下架了斐讯产品。“相关斐讯产品本身附带有引导、诱导消费者进行投资理财的功能,涉嫌搭售、变相搭售理财产品的行为。”阿里巴巴相关人士在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回复中称,为了保护商家和消费者权益,对此类产品进行了清理。

斐讯危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斐讯通过与联璧金融等第三方金融平台合作,推出0元购机的商业模式,在一定时间内迅速获得了数百万的产品订单,并在多个生产线展开生产。同时,从2016年开始,斐讯公司在电台、电梯等一切用户能注意到的媒介大面积投放广告,冠名维密大秀、雇用斐讯联盟推广员等手段,短期内迅速打入了市场。

7月25日,该公司一名早期的元器件供应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斐讯公司产品并没有核心的技术能力,且多次拖欠款项。之后,双方便不再进行合作。“从商业模式上来看,零元购其实就是一个融资和用来销售的工具。当有些人看到它能够赚钱后,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占便宜,只不过泡沫破了。”

据斐讯官方公布的数据,2017年1月到5月,斐讯总销售量为1560万,总销售收入为74.5亿,则平均客单价约477元。据此推算,斐讯2018年上半年在京东销售量约1090万台。因此,与斐讯合作的电商平台也同样被置身于舆论漩涡中。其网络销售渠道包括了京东、亚马逊、飞牛网、沃易购、有赞微商城。

赵占领认为,电商平台只是网络销售平台,本身不是交易组织者、设计者,也不是交易款项收取人。有的电商平台上,它只是在卖斐讯的硬件产品,所以关联性并不强。但是,如果是在广告引导中进行了推荐,则需要承担审核的责任。

监管层此前表示,目前大部分网贷机构偏离信息中介定位以及服务小微和依托互联网经营的本质,异化为信用中介,存在自融、违规放贷、设立资金池、期限拆分、大量线下营销等行为。对于企业的自融行为也早已明文禁止。

尽管斐讯公司否认了与联璧金融的资金关联,但是其自身的经营必然会受到影响。“短期来看,斐讯对标的企业类似于华为、荣耀、小米等。”在接受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采访时,顾国平曾经放出豪言,按照公司规划,在2018年将陆续推出智能新品,预计全年营收将突破200亿元。其产品细节上与华为、小米存在差距,但价格数倍于主流产品。

不过,这一计划或将落空。从2017年5月开始,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连续五次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

联璧金融被立案侦查 专家提醒警惕高收益P2P平台

另外,根据一份公开的债权人破产申请申诉,上海斐讯曾因拖欠江苏达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4000万元,后者向法院申请对斐讯公司破产清算,而斐讯公司为了证明有偿债能力,在2018年2月的破产诉讼中,提交其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资产负债表,显示斐讯公司资产总计143.5亿元,负债总计79.95亿元,流动资产中货币资金为5.52亿元。法院认为:斐讯公司提供的资产负债表、审计报告等显示其资产大于应付债务,故不能认定斐讯公司资不抵债。

在主流的销售渠道,已经不再有斐讯的身影,斐讯公司是否能度过危机,依然是未知数。

互金狗提示:网贷内幕深 投资需谨慎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