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P2P收益目标总体不低于10%

01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

新的一年已经开启,不妨聊一下大家最为关心的一个问题:

2019年,你的P2P收益目标是多少?

首先说下道人个人的年度目标:不低于10%。

以《重构:道人心目中的头部平台TOP10 》的10个平台为例,它们的一年期产品收益为:

陆金服8.4%、小赢网金8%、拍拍贷8.8%、桔子理财9.38%、宜人贷9.3%、玖富8.8%(限时特供9.6%)、麻袋财富9%、51人品9.2%、友金服8.5%、积木盒子9.5%。

10%难吗?一点都不难,毕竟这只是常规收益。

10%够吗?对道人来说已经够了,但这只是最低要求。

对于充满不确定性的2019年,追求可持续性的收益已经成为投资第一标准,只赚看得懂的收益。

02

无论2019年如何衍变,我们首先需要在比较重要的认知上达成一致:

1.P2P行业有存在的价值,决定了死不了。

雷潮已过去半年,无论是从业人士还是投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悲观论调。

而投资人的从众心理,导致非常容易被悲观论调所影响。

但无论如何,“死不了”是最核心的认知。

之前文章客观指出行业和平台存在的问题时,也被人认为是唱空和抹黑。

但如果真的对行业悲观,这个号何必再更。

诚然,监管对P2P的现状并不满意,但同时也肯定了P2P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在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中,肯定了“互联网金融在弥补传统金融服务不足、便利居民借贷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最近半年也接触了一些平台,就有优质平台高管表示,行业洗牌之后,会大干一场,加大品牌投入,引进更多的机构资金,瓜分出局者留下的市场份额。

政策层面决定了行业死不了,优质平台的实操层面更多考虑的是如何做大。

别一方面觉得政府不作为,另一方面又觉得政府管太多。

2.地方标准并非意味着全国统一标准。

之前深圳和杭州金融办出台了最新监管规定,控待收和出借人数量被解读为是不是要“搞死行业”。

控待收其实一直是老生常谈,但平台引进的机构资金并不受待收规模的控制,控出借人数量其实也不是不允许新增出借人。

另外,在清退小平台上,除了杭州和深圳水花比较大,北京和上海目前并未实际跟进。

但地方政策并非全国统一标准,之前上海和深圳的存管属地化已经被中央否决,杭州要求元旦前存量业务规模减少20%实质已经宣告失败。

即使清退小平台落实,按照监管目前的思路,是以1亿为标准线。

首先金融办要求小平台清退不是让小平台肆意妄为,同样金融办也要求平台制定好清退方案且不得单方面宣布退出。

如果平台资产质量不是太差且股东有一定实力,平台良性退出的概率非常大。

另外,目前投资人资金主要集中在大平台,待收1亿以下的平台清退,对主流投资人的影响实在有限。

3.备案不重要,未来活下来多少家也不重要,平台资产质量好不好才最重要。

后台不时有投资人问起某某平台能过备案吗,何时完成备案,也有投资人讨论最后会有多少家平台通过备案。

第一个问题,只要平台业务合规,且具备可持续经营能力(也有可能不赚钱但股东愿意作为战略扶持且有钱),待收规模10亿以上,大概率通过备案没问题。

第二个问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潘功胜指出,“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已经到了攻坚阶段,要乘势而为,再用1到2年时间完成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化解存量风险,消除风险隐患,同时初步建立适应互联网金融特点的监管制度体系。”

这意味着,备案延期以2年为期,最长2年,最短1年(2019年6月)。

按照目前备案进展,P2P备案可能要到2020年6月才能完成。

第三个问题,最早的猜测是800家,然后是400家,接着是200家,目前已经到了50-100家。

那么备案不完成,是不是就不能投资了?投的平台要是通过不了备案是不是就血本无归了?

第一个问题,非常保守的话是可以等备案完成后再投资P2P,但这不意味着P2P不能投,只是需要精挑细选。

第二个问题,平台通过不了备案,但是可以良性退出,能否良性退出取决于平台资产质量和股东实力。

无论谈可持续发展能力还是良性退出,资产端质量都变得十分关键。因此写了一篇《重构:如何分析一个平台的资产端? 》。

03

雷潮之后,一直在谈资产配置,P2P的仓位未来不会超过30%-40%。

如果没有合适的标的,平台收益无论有多高,但如果与风险并不匹配,都不会选择再出手。

今年风投VC已经回归规律和常识,P2P作为借贷生意,必须坏账率可控,具有盈利能力才能活下去。

另外资产配置的一个重要方向是基金,尽管当前估值低,但也做好了起码持有2年的心理准备。

基金承受的风险相对更高,所以追求的收益也更高,短期收益30%以上,长期收益保持15%-20%。

第三,年岁渐长,保险配置意识也日益增强。生命中,你会看到或遇到许多事,会生出一种强烈的无力感。

雷潮后,有一位读者的留言,道人至今保存着,与诸位分享:

道人兄!总算能看到你能克制情绪,回复冷静理性。

过去的经历确实颠覆且惨痛,因为整个事件中纠缠了太多冷酷尖锐的壁垒,难以对抗撼动。只能内化,自行走出。

之前你整个人和精神都卷入事件中去,去争取去呐喊。太激动,易沮丧。相信为自己损失的少,多数是为影响到倚赖跟从你的人。

愧疚感是非常折磨人的情感,为人类所独有,因为自伤太甚,渐渐被现代人抛弃。

名利场布满陷阱尖刀,金粉地更是修罗场。持币踏足进来的人,若无敬畏、恐惧,注定是身灭魂销的下场,能保住肉身完整,已属幸运。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承负。这场现实大课每个人都学到了教训或经验,至于代价几何?都是给自己标定的价格。能尽快穿破噩梦的迷障就好。

现实冷暖,添衣减衣。自我疗伤是动物本能。只要这个行业在,需要各等去做——未来还没来,现在还得走下去,对不对?

祝笔如烛焰,照亮幽暗,给人性和金钱之间,是一道梯,固一把锁。也是功德无量!

其实道人并没有这位读者说得那么好,心里既感动又羞愧。

如果人生是一场修行,这位读者无疑是一位达观的智者。

最近几天其实也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常常告诫自己,不要忘记为什么而出发,可是去年下半年以来在和投资人的交流中却感觉共情心理越来越为匮乏。

想来想去,大概只有一个理由:由于工作性质,接触了不少优秀的人,让道人信奉的社会达尔文法则愈加强化,弱肉强食,优胜劣汰。

投资是个残酷而又血腥的竞技场,踩雷的大多数投资人并不是因为贪婪,所以他们沦为风险教育的牺牲品就理所当然吗?

道人也曾劝你们生活向前看,可是道人也明白: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和过去和解,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重头再来。

2019年,愿你们在投资之外能获得更多的情感慰藉,愿你们依旧有人爱、被人爱,愿你们获得简单而确定的幸福。

免责声明:本文援引的数据均来自公开信息,但无法确保其真实性,文章之观点皆为交流探讨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用户根据本文及本公众号任何其他观点进行投资,须风险自担,责任自负。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本公众号不承担任何责任。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金道人识财)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