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网贷不兜底,银行理财也在暗戳戳去刚兑

因为监管的大刀悬在头上,兜底刚兑这件事,离网贷投友们渐行渐远。

最严格的莫过于去年的57号文,明确指出禁止提取、新增风险备付金,对于存量也应该逐渐消化。

“风险准备金”这个具有网贷特征的兜底设计,最终消失在历史长河里。

很多人对网贷平台去刚兑的做法,都抱有抵触心理。毕竟固定收益的投资者习惯了银行、国债这种到期收利息的方式,更别提网贷最开始火起来的时候,就是因为有刚兑的承诺。

但是,怎么说呢,大势所趋,顺势而为吧。因为不仅仅是网贷这个风口浪尖的品种在去刚兑,就连我们一向深信不疑的银行,其实也在暗戳戳地去刚兑。这一点,恐怕出乎很多投资人的意料。

那么,这个势头,对我们的投资行为会有什么影响?咱们又该如何看待这件事?

兜底的历史

咱们先捋捋,网贷刚兑这件事从哪儿开头的。

网贷开辟兜底的历史,最早的目的是为了吸引投资人进入。大家都知道,P2P平台的投资用户都是来自互联网,互联网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人多,人一多,各自对新事物的接纳程度就会有所不同。所以网贷做自我介绍,最简单最容易的一句话就是——“和银行风险一样”。

风险与银行等同,而收益成倍超过银行,于是大量用户开始蜂拥而入。作为平台自然是十分欢喜,无论是出于自身发展还是口碑传播,平台都希望用户越多越好,所以就得给用户想要的。最早的刚兑平台红岭创投就打响了第一枪,过亿元的坏账兑付很快在业内扬名,而后各家平台心照不宣,纷纷开启了“刚性兑付”模式,“风险准备金”正是网贷平台用的最多的兜底模式。

兜底的问题

撇开政策要求去兜底的事情不谈,绝大多数平台兜底的模式存在问题。

这要追溯到国内网贷平台的早期性质。早期的网贷资产从民间借贷衍生而来,民间借贷先在线下开发资产端,放贷给借款人,再通过网贷平台吸收资金。

这样的模式有点像债权转让,网贷机构先拿到标的债权,再到线上转让给投资人。集中放贷和集中吸收资金的模式,就形成了“资金池”。“资金池”导致投资资金不能直接穿透到底层的借款人,对平台的资产端而言,逾期情况是不可避免的,但对投资者而言,是无法接受的。所以平台选择对逾期资金垫付,但这就使得投资者既不清楚网贷平台的运营模式,也意识不到其资产风险。

“羊毛出在羊身上”,兜底的资金源于平台自身,项目逾期垫付的资金是从利润中拿出来的,如果逾期项目过多,平台自身资金不足,就容易拿其他项目的回款来垫,长期如此就会导致资金链断裂。

于是,老板带着小姨子跑了。

兜底的现状

当下的网贷机构受政策监管,明面上的兜底已经消失了,但监管部门并没有禁止第三方担保的形式,当前网贷平台的兜底都转交给了第三方。

引入实力强大的第三方机构,签订担保计划或者担保函,债权逾期后由第三方机构预先垫付,比如,你我贷就和中合担保合作风险保障计划;选择资本雄厚的保险机构转移风险,项目逾期后由保险公司兜底,如玖富与太平财险合作履约险,宜人财富与中国人保合作履约险。

大家现在查看信息披露时会发现,很多平台不展示逾期坏账情况,而是选择披露代偿情况,这个代偿,实际上就是平台的兜底情况。

兜底的未来

当前的中国金融市场,国债、银行存款、保险、信托、货币基金等常规理财产品还在兜底兑付,这就导致国内大多固定收益投资者认为这些产品是没有风险的。

事实上,银行理财产品底层都是很多国企央企的债权,由于嵌套的关系,发生风险会由上一级机构承接,暗性兜底;保险公司的理财产品收益较低,投资范围也受一定限制,加上保险公司的资本严控和持续现金流,实际兜底没什么大问题。

不过,银行体系的兜底也在被打破。

2018年4月,资管新规落地,明确资产管理业务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打破刚性兑付。

银行开始成立理财子公司,专门处理资产管理的业务,过去那种多层嵌套形成资金池被禁止了,后面要穿透到底层资产做净值化,不给理财产品设定预期收益。资管产品的受众也分离成不特定的社会大众和合格投资者两类,合格投资者需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且有一定门槛。

逾期而引发的问题始终存在,连银行这种实力大佬都打破刚兑,依靠的第三方机构兜底的网贷平台也难说能持续垫付,第三方担保又不是慈善机构,长时间的代偿如果超过担保收入本身,这种兜底很难持续。

这样看来,2019年的局面会很悲观吗?并不是。金融本就是一种带风险的逐利游戏,监管的不断完善只是在还原它本来该有的面貌。用惊慌吗?完全不用,因为咱们也在跟着大局一步步成长啊!

你觉得自己好看吗?!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互金每日早知道)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