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备案前奏曲众生相:冲刺备案! 4月份以来14家P2P平台忙增资 巨头“入局”时代已来临

从去年开始,网贷监管持续加码,行业洗牌,问题平台相继暴露。“背靠大树”、“大而不倒”等贴签成为历史。进入2019年,备案的新动向及下半年或将开启的网贷备案都给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在网贷行业“守得云开见月明”之际,我们“煮酒论剑”细品这场备案前的网贷行业“众生相”。

近期有多家网贷平台发布注册资本金、实缴资本金额发生变更公告。据零壹智库统计,4月份以来至少已有14家平台增加注册资本。

“平台增资的原因在于网传的一份关于网贷平台备案试点的文件,其中提及平台实缴资本的要求。”网贷之家研究员陈晓俊对“金融1号院”表示。

网贷天眼研究院负责人李鹏飞认为,“这个时间段,平台增资主要考虑4月网上流出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下称《备案试点》)中的要求,平台提前实缴可加快合规进度。”

尽管尚无官方正式文件,但4月初一份《备案试点》的文件在网上流出,提出了平台实缴注册资本、风险准备金和风险补偿金的标准等。其中有一项,要求全国经营机构实缴注册资本不少于5亿元。

而据零壹智库统计显示,目前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中注册资本不低于5亿元仅有22家,实缴资本不低于5亿元的有12家。若备案按照《备案试点》要求实行,仅注册资本一项,绝大多数平台便与“通过”无缘。

同时,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布消息,内部召开“网贷机构投资并购重组专题研讨会”,旨在鼓励国资背景机构等投资入股、整合网贷机构。

“自《备案试点》流出后,网贷行业的未来常态化监管框架已经明确,虽经营门槛大幅提高,但从布局大资管的角度看,网贷牌照对于很多巨头仍有吸引力。”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对“金融1号院”表示。

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整合洗牌迎来的或将是“巨头们”的到来。

李鹏飞则认为“对于巨头来讲,当前是进场收割的好时机。”

注册资本不低于5亿元平台仅有22家

根据网传文件《备案试点》中要求,网贷机构将按照经营范围划分为单一省级区域经营和全国经营两类,其中要求单一省级区域经营机构实缴注册资本不少于人民币5000万元,全国经营机构实缴注册资本不少于5亿元,同时要求网贷机构于6个月内将注册资本补足。

随后多家平台开始密集发布增加注册资本公告。

最近的一家平台增资消息是5月5日,投哪网在官方网站发布《关于投哪网注册资本金实缴增至5亿元的公告》,将注册资本由1亿元增至5亿元。

“金融1号院”查询企查查发现,投哪网所属公司的工商信息中,注册资本金等相关信息目前暂未更新。

根据零壹智库统计,4月份以来至少15家平台变更过注册资本,其中14家增加,1家减少。增加的平台包括小赢网金、你我贷桔子理财、积木盒子、鲁金所等;其中信投宝、积木盒子、桔子理财、小赢网金、鲁金所、你我贷6家平台注册资本增至5亿元或以上,积木盒子、小赢网金、PPmoney网贷均已完成对实缴资本的追缴。

同时,据零壹智库统计,目前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为909家,其中注册资本不低于5亿元仅有22家,实缴资本不低于5亿元的有12家。若备案按照《备案试点》要求实行,仅注册资本一项,绝大多数平台便与“通过”无缘。

行业洗牌将加速

虽然网贷平台为了备案在加速增资,但是若以网传的《备案试点》文件要求,平台通过备案还要面临风险准备金和风险补偿金,出借人限额等要求。不过备案对这些提出要求也多在从业者意料之内。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强调表示,实缴资本、风险准备金、风险补偿金等都属于杠杆类要求,以增强平台抗风险能力,对于实力弱的平台实现难度较大,而出借人限额的要求,政策要求的出发点是加强投资者的保护,降低单一出借人的风险水平。上述这些规定,在具体执行中,还需要细化相关指引,否则可能难以达到监管的目的。”

陈晓俊坦言,“对于中小平台来说,提升实缴资本、完成银行存管、包括律所出具的合规性报告等等所产生的成本,无疑也是个不低的备案门槛。”

同时,“金融1号院”发现,上述该网传文件中还有对于全国性网贷平台的法人股东与自然人股东的要求,并且尤其对法人股东设立了必须成立满五年、最近三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不能直接或间接控制其他网贷平台等要求。

“如果这些要求未来正式确定的话,不符合要求的平台必须做出大的股权调整。”李鹏飞指出,试点备案中对于自动投标工具的限制也颇大,如果正式施行,则有自动投标工具的平台需要整改,自动投标工具若是不涉及债权转让的,整改相对容易些,而若涉及到期需转让才能退出的可能整改难度更大一些。

“新一轮洗牌潮将来临,部分实力不足的平台无法完成增资,继续经营的动力不强,就可能就此退出行业。”陈晓俊表示。

而网贷行业新一轮的整合目前已经初露端疑,巨头“入局”时代似乎已经来临。

京东已经出手了

近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下称:协会)发布消息,内部召开“网贷机构投资并购重组专题研讨会”,旨在鼓励国资背景机构等投资入股、整合网贷机构。

据了解,研讨会邀请了京东、国美、新浪、中国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金地集团等多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及产业集团参会。

“金融1号院”注意到,协会消息重点提及,“推进行业整合和发展,缓解平台退出可能带来的系列风险,在符合国家政策允许条件下,遵循市场原则,积极倡导和推动行业整合与优化。”

在网贷发展过程中,虽整合事件不断,但事实上,从3月底至4月底仅一个月时间就发生多起融资并购案例。

据网贷天眼统计显示,3月21日,厦门农商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控股农金宝互金;3月29日,和信贷向云锋金融子公司发行2000万美元票据;4月14日,京东数科接手厦门网贷平台易汇利

“金融1号院”注意到,其中农金宝互金及易汇利均已是2017年11月份就已出现在福建厦门金融办发布《网贷机构备案公示的通知》名单中的平台。

2017年11月中旬,厦门金融办对五家拟备案的互金企业进行公示。其中包括,厦门融信普惠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有限公司;爱日进(厦门)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厦门乾方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厦门易汇利金融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京东旭航(厦门)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有限公司。

其中较引起外界关注的是,4月14日,京东数科接手厦门网贷平台易汇利。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京东数科旗下京海卓创(厦门)数字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厦门易汇利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有限公司100%股权,该公司由厦门易汇利金融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更名而来,易汇利为P2P网贷平台易利贷的运营主体。

企查查的易利贷融资历程显示,2019年3月29日易利贷被收购,收购融资额未知,投资方为京东金融,也就是改名后的京东数科。

“金融1号院”也联系京东数科方面,但对方回复称,针对此事目前不会有回应。

对此,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网贷巨头“收割”时代或将要来临。“此刻对于巨头来说或许正是最好的入场时机。”陈晓俊强调认为。

北京互金协会秘书长王思聪称,“协会积极倡导行业整合与优化。”他指出,“网贷商业模式是可行的,但需要有相当实力的股东加入,和平台一起迈过备案这道门槛。”

李鹏飞坦言,“一方面,整合有利于当前网贷行业存量风险的缓释,另外一方面,跨行业整合可将大企业的人才、资金、流量等各方资源引入到网贷行业,对网贷行业的规范化、抗风险能力的加强起到很大的作用。此外,巨头们将积累下来的金融公司管理经验移植到网贷公司可节省大量试错成本。”他同时强调,“在这个时间节点,布局过金融牌照或曾尝试布局金融牌照的大型国企、科技巨头等有实力的大中型企业等均会有收割意向。”

据悉,在收购整合上,大多数企业关心的是包括平台估值、不良资产处置、投资并购方式等方面。

同时,互金协会提出三种整合方式:行业内整合、跨行业整合和机构内整合。

陈晓俊表示,“由于P2P网贷备案脚步愈发临近,对于日后完成P2P网贷备案的平台或许并不多,稀缺性不言而喻。此外,由于巨头本身自带流量,可以对于P2P网贷行业带来积极引导,有助于配合监管降低P2P网贷小平台清退过程中的风险。”

“对于巨头来讲,当前是进场收割的好时机,经过2018年雷潮以及监管备案的严厉规范,能留下的网贷平台资质较好、其在业务拓展、管理模式、风险防控方面的优势较大;另一方面,网贷行业整体的估值较低,在低估值的前提下,人员专业度、资金实力、股东背景、品牌、市场的客户各方面颇具优势的巨头能够迅速将网贷平台推向一个新的高度。”李鹏飞表示。

薛洪言则认为,“只有消除了备案层面的不确定性,才能真正激活网贷并购市场,巨头才有动力下场入局。”

对于网贷备案后续动向,"金融1号院”将持续关注报道。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金融1号院)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