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第一枪,打响在互联网金融!

枪响了。

谁都没有想到,在进入2019年后,互金行业发出的第一个「退出」声音竟然不是来自于平台,而是与之息息相关的另外一个机构,银行

江西上饶银行,打响了银行退出互金存管的第一枪。

网贷天眼爆料,上饶银行所对接的部分平台在新年钟声即将敲响前收到了一份不怎么美妙的新年礼物:《关于终止《上饶银行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服务协议》的告知函》

文件中称,服务协议将在协议到期后自动终止,上饶银行将不会考虑再次续约,并要求平台在协议到期后的三个月内完成系统迁移,三个月后,银行将关闭除出借人查询、提现,借款人充值,还款之外的所有功能。

毫无疑问,对于部分平台们来说这是致命的一枪。

自2015年,银行存管的概念被首次提出以来,银行作为传统金融机构在监管方的介入下,慢慢的成为了新金融领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及至今日,银行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扮演的存管机构角色,已经成为了沟通平台、出借人与借款人之间的桥梁,没有这座桥梁,三方就是孤岛,三方之间任何通过桥梁之外的渠道进行的资金流通划转交易,都被认作为“违法犯罪”行为。

可以这么说,银行存管,是监管层为P2P规划的市政大道,道路两旁彻夜长明的路灯将这条路上来往的人照的一干二净,明明白白。任何企图绕过这条大道的行为,都是不被允许的,它是仅有的一条路,也是唯一的一条路。

正是这种唯一性,使得银行存管在今天显得格外重要,根据监管“1+3指引”及最新的108条检查标准,全量业务接入银行存管,是平台想要开展业务并取得合规备案的所必须达到的几项条件之一。

而正是平台发力备案的最重要时刻,银行存管机构们抽掉了它们搭起的梯子,在上饶银行发出告知函之前,江西银行也曾向其对接的部分平台发出告知函宣传即将服务协议到期将终止,不在续约。越来越多银行正在准备中从联网金融行业抽身而退。

是什么让存管机构们开始抛弃这个行业呢?主要有两点原因。

市场。

2015年银行存管概念提出之际,全行业在营平台约为3000家,而到2018年末,这个数字是1300家,考虑到现场检查第一阶段的时限要求,约有700家平台在本轮检查中出局,市场存量约为600余家。

但通过第一阶段并不意味着顺利备案,由监管持刀的风险切割手术仍在继续,风险仍在出清。

12月上旬,深圳互金协会发文要求平台不得新增出借人及待收余额,毫无疑问,高压式的监管并没有放松,监管方仍然持着手术刀不断地从互金行业的躯体上割离病灶,或是已经衰竭的部分器官。

600家,并不是终点。

无论最终这个数字是多少,目前的行业现状与既定事实是:从3000家到600家,短短3年以内,整个市场已经缩水80%。

而根据中国互联网金融机构的官方披露,已经通过存管系统检测的银行共有32家。

这就好比一场华尔兹舞会,宾客们孜孜不倦的在舞池里踮了足足两个小时的脚尖,精疲力尽,正准备享用主人在舞会开始前说好的哈根达斯八层大蛋糕,但最后摆在客人们面前的却是一块.....好利友蛋黄派!

毫无疑问,当这种情况出现时,有人拿起脱下的衣帽准备向主人告辞,也是很正常且合乎情理的,因为留下来,他吃不饱。

无论存管机构们愿意与否,这个预先说好的互金蛋糕已经不在那么庞大且可口了,而且随着监管仍然没有放松的态度来看,谁都知道这个市场未来还会更小。

以30家存管机构和600家平台来计算的话,每家存管机构仅能分得20家平台,而为了吃下这20家平台,银行还要不断地为迎合监管需求而建设、调整相应的存管系统,还需要配备相应的监督人员。

当然,与其说是银行主动退出市场,不如说是市场已经容不下这么多个银行,因为这个市场太小了。

名声。

银行有时候就跟旧社会里的贵族大老爷一样,眼睛紧紧的装满金钱和利益的盘子,却又非常在乎自己优雅而得体的形象。

银行机构是非常重视自己的名声的,但近段时间以来,与互金有关的舆论显然并不怎么友好,在前车之鉴的影响下,为了避免遭遇一些不友好的对待,大老爷们只好满含着热泪选择和互金平台们 Say GoodBye .

这个前车之鉴是什么呢?

2018年7月,阜兴系4家私募基金跑路,合计资金约270亿元,在这4家私募基金跑路后,上海银行作为资金托管银行,被投资人集中火力宣泄无处安放的愤怒。

(紧张的上海银行

也正是受此影响,银行们开始考虑当互金平台跑路后,投资者们会不会因为愤怒无处安放进而围堵存管银行,这是一件非常丢贵族大老爷们脸的事。

另外一个原因在于,有一部存管银行已经实现了上市,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毫无疑问会造成股价的波动,基于这些综合考量,部分银行也开始考虑选择逐步叫停存管业务。

因为市场规模缩小与行业舆论的原因,存管机构们或多或少的都在考虑是否终止其资金存管业务,而这种做法,又在某种程度上加速了互金平台们的淘汰步伐。

要理解这一点是很简单的,平台于银行之间达成合作,除了需要签订存管协议之外,还需要付出系统搭建、测试时间与相应的成本,选择一家银行并且搭建相应的存管系统,是有成本的,这个成本包括资金成本与时间成本。

一家平台接入银行存管的费用,大致分为以下四部分,系统接入费、系统运营服务费用、充值提现费用、其它隐性费用(开发周期时间成本等)

据不完全统计,平台接入银行存管一年的费用,约为100万元左右,这也就意味着一个平台如果交易规模较小的话,由银行存管系统带来的合规成本将给其运营造成极大的压力。

而近段时间的行业环境大家也都清楚明了,监管仍然秉持高压态度,经济环境尚无起色,市场规模增长乏力,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骤然面临着更换存管银行的情况,无论接入新的银行存管所带来的资金压力还是构建新系统所需要的时间成本,都是这些平台所难以承受的。

所以存管机构的退出,将在一定程度上加速已经处在抗压极限的平台们的退出之路。

2019年的第一枪,打响在互联网金融。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罗伊的网贷手册)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