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当年,银行存管业务如火如荼

遥想当年,银行存管业务如火如荼。

银行热情高涨,争着抢着要吃下这块蛋糕,各家平台也隆重地挂着“签约”、“上线”的字样。

现如今已是明日黄花。

在丰厚的系统接入费、存管服务费、提现费、业务保证金面前,还是名誉更重要。

一旦对接的平台暴雷或者陷入兑付危机,银行也会背上“存而不管”的骂名,晚节不保。

随着监管推进,部分银行开始压缩存管业务。

去年3月,贵州银行一纸公告,宣布3月底彻底退出P2P平台资金存管业务。

彼时正常运营的28家平台都需要另寻出路。其中温商贷面临第六次更换存管银行的窘境,安捷财富在找到下家之前被曝实控人投案自首。

2018年11月、12月,徽商银行、北京银行等清理了部分P2P平台的存管业务合作。

2019年1月3日,上饶银行与部分P2P平台解约的情况被证实。

其中蜜蜂有钱小马资本等平台在银行2018年11月23日更新的资料中就已经被删除。

1月4日“存管大户”江西银行向部分平台发出了《关于<资金存管业务支付结算服务合作协议>不予续约的函》,归因于业务调整。

备案尚不明朗,各家银行对网贷平台的态度趋于谨慎。

一方面是害怕对接的平台跑路累及声誉,另一方面跟监管部门要求谨慎开展存管业务也有关系。

在行业信心不足时,那些被“解约”的平台进一步增加了信任危机。

即使自身没有问题,在短时间内找到合适的存管银行并完成数据迁移,也是个巨大的挑战。

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对于正在雷潮历劫同时盈利能力较弱的平台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在银行暂停部分平台存管业务的消息下,有小伙伴焦急地问扒姐,“在江西银行存管的XX平台有没有影响?”。

也不用草木皆兵。

上饶银行、江西银行等只是暂停部分平台的存管业务,并不是全部。(具体名单尚未出来,等出来后扒姐再整理给大家哈)

只要所投平台业务真实、无自融资金池嫌疑,银行不会轻易放弃存管业务这块肥肉的。

况且如果要全面停止存管业务,也不至于大费周折去经历“白名单”考试了。

往好了想。

银行定向缩减存管业务,也有利于加速网贷行业风险出清,推进备案进程。

当然也可能是银行被平台嫌弃,平台为了向合规靠拢转而接入“白名单”银行的情况。

比如存管大户华兴银行至今仍未通过测试,对接的平台纷纷主动更换资金存管银行。

即使存管银行未进入白名单,也不至于天塌地陷。

有网贷相关人士透露,如果因存管银行未通过白名单影响合规检查进度,可以提交问题说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将给予一定的回旋期限。

当然,前提是平台有正式上线银行存管系统。据扒姐所知,排名靠前的平台中仍有几个平台尚未对接存管系统,如红岭创投金信网、信和大金融等。

为了让出借人安心,希望平台能早日对接上。

通过这件事,扒姐还想唠叨两句。

互联网时代,信息爆炸。

在接收到各路消息时,我们要懂得分析其本质,才不至于人云亦云,徒添烦恼。

同时,也要培养敏锐的洞察能力,才能先于常人逃离风险。

耐心且谨慎,等风变暖......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扒皮挖互金)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