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期近118亿?安信信托真的要“凉了”?

昨天A股3大股指全线飘红,一跃冲上了2900点,虽然今天表现差强人意,但依旧坚挺在2900。

这几天港资北上直接买入超过82亿,一举冲上了本月的新高,也带动了整个市场。

抛开股市,社长今天更想和大家聊聊信托,因为信托有时候和我们经常接触的P2P,多少有点相近。

最近信托行业爆发了一件“丑闻”,信托巨头之一——安信信托,自爆逾期超117亿,未兑付项目共计25个。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整个事件,

5月2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就巨额亏损、产品违约、资产减值计提、年报数据出现差错等问题向安信信托发出“9大问询”并要求回复和予以披露。

详情可以百度:《关于对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上证公函【2019】0737号,简称“《问询函》”)

6月7日晚,安信信托发布长达15页的公告,回复上交所“9大问询”。

本来深陷转型漩涡的安信信托,在多个负面舆情的冲击下,6月10日的股价暴跌,收盘4.31元/股,这两天大盘渐长才回暖了一点。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安信信托股价就被拦腰折价,真是三个月河东,三个月河西。

聊回大家比较关注的几个问题:

125个项目,逾期超117亿?

上交所问询3:
逾期近118亿?安信信托真的要“凉了”?

根据安信信托6月7日回复的问询函中回复:
截至 2019 年 5 月 20 日,本公司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信托项目共计 25个,

其中单一资金信托计划13个,涉及金额59.42亿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12个,涉及金额58.17亿元

从项目的时间上看:

2018 年上半年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金额约为 0.62 亿元,

2018 年下半年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金额约为 48.12 亿元,

2019 年截至 5 月 20 日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金额为 68.86 亿元

而安信方对于逾期的回复,社长认为可以从这两方面去看:

首先,信托计划委托人主要是有风险识别能力的专业投资者(机构客户占比大)

更重要的是,从担保措施来看,目前主动管理类项目的抵质押担保的比例为100%。

这也说明了,所有主动管理类项目都对应了项目方的真实资产,即便是项目方违约了,平台依然有相应的抵押资产可以抵债

一句话,整体项目风险可控。

这也可以映射到我们现在投资的P2P身上,平台不一定会为我们投资人刚兑,但要保障自己的资金安全,有两个重点:

(1)项目,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资产,一定是要真实的;

(2)有足值得抵押物可以变卖;

这一点和P2P平台有所区别的,一般信托是由项目方提供足够的资产抵押,即便是在违约的情况下也能够降低投资人的损失,

另外,P2P在政策的要求下,为我们“刚兑”的并不是项目方(借款人),而是平台方,毕竟风险准备金这些肯定不是用来看看而已。

闹了一个这么大的“乌龙”,安信信托的项目真的没有风险了呢?答案是否定的。

这么大面积的逾期,即使真的有足额的资产作为抵押,资产处理上也需要不少的时间,产品逾期的时间也可能会被拉长。

业绩大跳水?安信转型发展受阻

逾期近118亿?安信信托真的要“凉了”?

回顾安信信托这几年的业绩表现,2017年,凭借55.92亿的营业收入成功登上国内信托业务收入第一的宝座,

可惜好景不长,2018年的业绩大跳水,为此监管也在“9大问询”中针对安信信托2018年的业绩亏损提出疑问,

针对业绩亏损这块,社长认为我们应该从两方面辨证去看:

(1)信托行业本身

2018年在资管新规和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共同作用下,金融去杠杆进程加快,信托通道业务大幅萎缩,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不断收缩,资金面流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机制尚未完全疏通。

据中国信托业协会网站公布的《2018年度中国信托业发展评析》,截至2018年四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由2017年末的 26.25万亿元减少到22.70万亿元。

简单的说,由于政策因素,2018年信托行业整体的业绩都很一般,安信信托的业务也因此受到影响。

在全员调控的情况下,超半数的信托公司营业收入下滑,六成以上的信托公司业绩受到冲击。

但为什么唯独安信信托的业绩下滑幅度近150%?这还是要说回公司本身的运营问题。

(1)安信信托本身

据安信信托回应,资本市场的波动导致公司持有的部分金融资产受到损失,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大幅下降,是去年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

特别是在2018年第四季度中,信托业务的手续费和收入均为负数,对此安信方的回复是:

安信信托的信托业务交易方中,小企业及实体经济为主,占公司信托业务客户总数的52%,

受宏观经济调控影响,部分企业融资能力受限,因此未能足额支付公司信托报酬,导致公司年度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下降。

很官方的一句话,不过在社长看来,除去行业大环境的影响,安信信托本身的风控其实也存在一定的漏洞。

到底这部分未支付报酬的企业占比有多大,目前也不得而知。

不过从2019年第一季度的业绩看来,似乎有回暖的迹象,总体比2018年全年赚的都多...

怎么说2019年都是资管新规过渡期的第二年,这一年的信托行业,估计也不太平,今年的业绩想要有较大的回升,不容易。

3总结

社长很少会写到和P2P关联性不大的东西,其实在信托行业的身上也能折射出很多和P2P相关的内容。

比如从整个信托行业业绩下滑的数据中,我们可以了解到这两年的经济发展的确是不如人意。

中小企业融资违约率升高,影响的不仅是信托行业,大到银行,小到贷款公司都会有所波及,所以去年很多做供应链和企业贷的P2P平台暴雷也是这么回事。

在这个基础上,监管才会将各种贷款业务按照群体进行划分,

P2P现在的资产端侧重点在小额信贷和消费贷,针对的就是一般的消费者,面对的投资人群也是散户居多,散户资金分散,但占比大

信托则是面向企业客户为主,投资人大多是机构用户或者我们说的大户人家,这类人群的风险承受能力都比较高,资金也相对集中

监管这么划分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风险的传递性,就是为了避免大面积暴雷的情况再次发生,因为这不仅是冲击了国内经济,更重要的是动摇了国民的信心,对后续经济持续发展并不利好。

老实说,中国金融行业从发展至今也不过是二十来年的时间,相比其他发达国家我们需要整改进步的地方还有很多,

这几年的大环境不稳定,内忧外患大概是这么个理,社长还是那句话,咱们还是好好工作吧~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互金社长)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